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县信息
应县信息
第679期第二版
情 系 杏 林 济 众 生 来源:《应县信息》  日期:2016-09-19  上传整理:李彦君

 ——记应县一代名老中医张尚贤

□陆晨亮
 
      九月的应县,秋高气爽,瓜果飘香。带着几分惬意,带着几分慕仰,我拜访了名老中医张尚贤。
      张尚贤,一九四零年出生于应县杏寨乡赤堡村一个中医世家。一九六0年浑源高中毕业。先是参加教育工作,后来弃教从医,直到2001年退休。现在开家庭诊所。本人系中共党员、主治中医师,张氏家族男性的第四代中医掌门人、传承人。
 
坎坷的人生  非凡的经历
 
      古人云:“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张家行医源于清末民初。当时的应县,除“安乐堂”、“仁和堂”、“泰和玉”等几家私立诊所和私营药店外,在农村张尚贤祖父张体儒创办的“仁德堂”就算最有名气的了。据《应县志》载,当时全县仅有的200名农村郎中,张家父子就列在其中。当张尚贤从其父张官手中接过这根接力棒时,张家的看病声誉已名震西南乡。因而可以这样说,张家医业的发展,始蒙于其曾祖父张昇的偏方治病,规范于祖父张体儒的挂牌开店,驰名于父亲张官的断病如神,完美于张尚贤的中西结合。张尚贤的四个儿子中,就有其张英、张威两个随父从医,二个孙子保波、明星,一个孙女保娟都就读于医科大学,将成为新时代医务界的接班人。因而也可以这样说,张家医传六代,辉煌百年,“仁德堂”的金字牌历久弥新,熠熠生辉。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张尚贤这位名老中医的人生轨迹,坎坷而并不平坦,光明而又充满戏剧。他虽出身在富豪人家,但恰逢抗战爆发,民不聊生,再加上父亲张官为不情愿给日寇指导官夫人看病,而引来索银赔偿之苦,几经折腾家景一度中落,父子俩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他随父先后六年辗转于太原、北京躲灾避难。其间又逢生母病逝,饱尝失娘之痛。直到新中国成立,是党和政府才给了他们父子返乡与家人团聚的机遇。返乡后,在亲近族人的资助下,久废的医店方才得以开张,逐渐打理恢复原气。
      张尚贤,虽出生于有钱人家,娇生而不骄气,他自小聪明好学,读书用功,犹以数理见长。且好追根问底探究因果,所以从私塾到高中毕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多次受到校方的表彰。可叹他虽就读于有名的浑源高中,又属高材生,但终因家庭成份的影响,未能圆读大学之梦。是学校念其德才兼备,遂让其留校任教,从而在浑水源头、恒岳脚下,迈开了他人生工作的第一步。
      二年的教学实践,张尚贤已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学教师,但他心中时刻没有忘记“生我养我的故乡”。一九六二年,在全校师生的一片挽留声中,他毅然决然申请调回杏寨,情愿当一名普通高小教师,让青春的花蕾在家乡绽放,终身力求耕耘在三尺讲台上。他所代的毕业班,考杏寨中学,升学率居全乡第一,不少所教学生后来发展很有出息,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仅仅又过了二年,他的理想就遭破灭,不能如愿已偿。父亲为了能让这根独苗苗继承祖传的医技,硬是把他的教鞭收回而让其拿起了听诊器,从此,走上了弃教从医之路。
      张尚贤从医后,先是跟随父亲在杏寨医院看病,以中医为主兼学西医,由于年轻有为,勤奋好学,治愈率高名望渐远,深受患者欢迎。此刻,正当春风得意时,一场文化大革命席卷而来,他又一次因父亲被专政、被批斗而受株连,下放回村四年,当赤脚医生,接受劳动改造,与剥削阶级家庭划界线。直到一九七0年才得以平反复职。
      从动乱阴霾中走出来的张尚贤,深感党的政策的英明伟大,更加努力工作,谨言慎事,无私奉献。由于其懂医而又有教学经验,七十年代初,被应县中学聘为卫生班专业教师,他在教学中,言传身教、举一反三、寓教于情深受学生的欢迎,领导的认可。不少学员后来成为医务界的精英。他还受命于县卫生局,担任过罗庄、北曹山两期乡镇医生培训班,虽然每期只有半年,但他作为主讲老师之一。认真备课讲课,结合医例灌输知识,理论联系实际,进行临床指导。师生互动,德艺并举,使培训效果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他还亲身带徒,培育出河町赵罗、石店张培孝两个得意门生,两位都能很好地处理常见病、多发病,是村里最受群众欢迎的好村医。八五年张老被提拔为北曹山医院院长。
      张尚贤就这样效力医务四十年,直到2002年初退休还乡。退休后,他先是在老家赤堡重操旧业,办家庭私人诊所,后在县城新建南路购房与儿子张威共挂牌坐诊行医。现在的张老虽年近耄耋之年但仍耳聪目明,风度翩翩,尽桑榆之责,放昔阳之热,怎一个“老”字了的。
 
精炼的医术  高尚的医德
 
      哲人的诤言“梅花香自苦寒来,十年方可磨一剑。”在张尚贤一生的从医路上得到了印证。教书时他是个好教师,当医生他又是一个好郎中。他行医一生学习一生,四十年不仅传承、整理、弘扬、创新自家祖传的各类偏方、土方,一有时间还不断精读探究中医科学原著。如《傅氏女科》、《金匮要略》、《内经》、《伤寒论》、《温病学》、《寿业保元》等。一部祖传《辞源》,一部《说文解字》成为他一辈子的学习工具书,每逢学习经典或遇到疑难病症,他都不敢枉作主张,而是多门拜访,请教于何世前、次廷弼等老一辈名医以求解惑。
      张尚贤在行医中,还特别注重临床实践,他深知做一个好的中医,必前知药名,后懂药性,把中医诊断的望、闻、问、切全部到位,而且“四诊”合参以问为主,把脉次之,开处方方能得心应手,药到病除。他常说:药材用好是一房宝,用不好就是一堆草。张老就是从抓药、识药、用药成为一名主治中医的。对于特殊药材,药性不明之处。他或亲自品尝、或加工炮制,发现新功能及凉热程度、归经等。他常说医场就是战场,用药如用兵。针对病魔,该用什么药,用多少,怎么用是非常重要的。因而他象一场战争的指挥员,每开一个处方,或舍症从脉,或舍脉从症,药不超三副、位不浮一克,十分慎重恰到好处。他深知好医必用好药,对一些过期失效之药;虫蛀腐霉之药,以假代真之药,张老都不能零容忍。而且在为患者用药上,能一分钱解决的问题,决不花上一角。他凭着父亲的真传实教,以及自己大胆全面的临床实践,在实践中出成绩、出经验、出真知。他在行医实践中,依脏腑辩证,伤寒六经辩证,温病卫气营血辩证,气血津液辩证,痰饮的辩证,理内经法,方仲景药。他还巧妙地运用“四诊法”、“五运六气”、“寒热虚实,表里阴阳”察言观色诊病状之深浅、定患者生命之去向。其所断定的病况与大型医院的仪器测定大同小异。
      ——六十年代末,全县麻疹流行,杏寨公社一些村庄,如上甘港、杏寨等村因病夺去了不少儿童的生命,而赤堡村却在张家父子钠瞥孕牛蒲Х乐蜗拢抟焕颊咚劳觥�
      ——七十年代中期,北曹山公社一位姓杨的肝硬化患者,无钱到大医院诊治,找到张尚贤工作的杏寨医院,经抽泄腹水加中药调养和精心护理,一年后得以康复,能下地参加劳动。
      ——八十年代初,城关一位姓李的夫妇,久治而不孕,俩口相互埋怨,感情几乎破裂。经张尚贤用几副祖传的秘方疗治不久,夫妻中年喜得贵子。并赠与“诚信待人,以德为本”奖旗一面。
      ——近年,东贾庄一幼童患消瘦厌食症,父母带其上太原、去北京,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无奈之中找到了张尚贤,经用药调理一个疗程就初见效果,两个疗程后,奇迹般地体重竟增了五斤多……。
      张尚贤包括退休年数、行医看病近六十年。一个花甲的时间,他治愈奇疾甚多,不遑枚举,但凡内外科、妇科、心脑血管病,以及其它各种疑难杂症,大多都能眼到病解,药到病除。尤其是妇女经期、胎前、孕后、产毕诸症,皆有青主着手之妙。他还善用祖传验方,治疗流鼻血、五更泄、中风歪嘴、痔疮便血、阳萎早泄等常见病,他创制的通乳1号资生丸、肾气丸、慢胃汤、止崩汤、止泻汤等特效药,经临床反复验证,效果明显,值得推广。
      张尚贤虽出身成份高,但他们的家产是靠几代人一边行医,一边种地打拼出来的。他的前辈三代人,不仅是看病的医生,而且都是种地的行家里手。他们都和村民近距离感情深,每逢灾荒马乱、民不聊生,或谁家有难,涉入困境,他们家都要尽力相帮施舍救助,共渡难关。这些张老从小就耳濡目染,极力效仿。抗战开始,他劝父亲,把群众赊欠的药款一笔勾销,帐本当众烧毁。五三年入社时,他又和父亲带头响应国家号召,把全家所有的医药,器械全部捐献给杏寨供销社医务组。
      在张尚贤主医看病的几十年,他秉承家祖“穷人治病,富人还钱”、“取之于富,用之以贫”的理念,时刻牢记人民医生的天职,不忘治病救人的义务,把社会主义医务道德观作为座右铭。他看病严谨,认真负责,对患者童叟无欺,慎言而守密。写医案、留医嘱都要事必躬亲万无一失,他是一位行医从不弄险的放心医生。他认为当医生只有工作时间没有作息时间,而且不把看病作为敛财的手段,一次,他在深夜往返于杏寨与小山门曾为一姓于的妻子看过病,还有一次中午放下饭碗,前往三十几里的南上寨为一位姓薄的抽风患者急诊。疴愈后都以重金酬谢,但都被他婉言拒绝。知情人说张家父子针灸拔罐是从不收费的。他不知迎来多少个日出,送去多少个晚霞,用着著、勤奋、无私,尽力诠释着一位共产党员、一位人民医务工作者的光辉使命。
 
全心的奉献   可喜的回报
 
      有道是宵衣旰食济苍生,不信东风唤不回。张尚贤自从70年按照医务科技人员政策提前平反归队后,他更加积极工作,逐渐向党组织靠拢,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先是被选为县人大代表,接着又被推举为两届县政协委员,并于一九八九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人生的夙愿。他的工作室,悬挂着“中华中医药学会基层中医胃病专家培训单位”认证书,1985年地、县两级党委、政府颁发的“四化建设做出成绩”的奖状,以及墙头类似“德艺双馨”、“医德高尚,医术精湛”内容的多面奖旗。这些诸多赞许与美誉尽在不言之中。
      张尚贤作为张家中医世家的第四代传人,其所担负的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任是义不容辞的。一块《仁德堂》的牌子尚需几代人打拼,更需几代人着色。张老用被人民认可的医德、医术、医绩,为其祖先创立的招牌,已涂抹上了一笔浓墨重彩、书写出一个人民医仆的人生辉煌,绽放出一个共产党员久久为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是塔乡儿女的骄傲,这是应县一道靓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写到这里,晚霞已划破天宇,炊烟正袅袅升起,我情不自禁地昂首仰天,为那些传承圣法的医魂,肩负着生命重托,护卫着人民健康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们肃然起敬,愿他们的业绩如彩虹绚丽,若阳光灿烂。
 

 

Copyright ©2004-2017 应县人民政府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山西省朔州市应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山西省朔州市应县电子信息服务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公安部网络违法案件举报 晋ICP备08001813号 网站标识码 140220002 晋公网安备 14062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