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县信息
应县信息
第746期第四版
文化日历,使人们的生活品位提升 来源:《应县信息》  日期:2018-01-08  上传整理:李彦君

□蔡升元整理


说起日历,那还的追溯到四千多年以前。殷代文字甲骨文中有一页骨历,这是中国最早的历法。这一页甲骨历是全人类最古老的历书实物,这页甲骨历也就叫日历。

我国真正的日历产生,大约在1100多年前的唐顺宗永贞元年,皇宫中就已经使用皇历了。皇历分为十二册,每册的页数和每月的天数一样,每一页都注明了天数和日期。一天一页,记载国家、宫廷大事和皇帝的言行。然后交给服侍皇帝的太监暂时保管,待太监在每日的空页上记下皇帝的言行并在每月日终交皇帝过目,批准后,送史官存档。这在当时叫日历,这些日历以后就作为史官编写《国史》的依据。

以后,由于日历给生活带来许多方便,就逐渐地进入了不少在朝大官的家庭,经过一番变动,编制成自家的日历。再往后,随着日历向大众化,家庭化的发展,人们也就把历书上的干支月令,节气及黄道吉日都印在日历上,并留下供记事用的的大片空白,这就形成了民间的普通日历。

随着时代的发展,日历也愈来愈文化味浓了,由过去的皇历逐渐演变成知识型、适用型、时代型的文化日历。早在民国21年,即1932年第一次出现了《故宫日历》,这也就是我国文化日历的开始。现存于故宫博物院的文化日历是民国24年版(1935年),48开平装、配有“厚黑玻璃座盘”的“套餐”,到1937年共出了5册。小小的《故宫日历》,为普通民众打开了古代艺术宝藏的一扇窗口。

弘扬传统文化,需要载体,也需要技巧。考虑到民众对日历这一种出版物在民众心目中那代代相传而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印象,我们完全能够以小显大,将传统文化知识融入日历这一方小小的平台,让民众在耳濡目染之间,感受到传统文化的魅力,从而激发民众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之情,如此,传统文化,也借助日历而发扬光大。

何为文化日历,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包含、体现、承载文化内容的日历。换种说法,就是以日历的形式来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所以文化日历兼具了帮助消费者“看日子”和普及知识、弘扬文化两种功能。很显然,如果单纯为了看日期、记日子,那么消费者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比如普通日历、手机上的电子日历等等,所以文化日历受到追捧,重点无疑还是在“文化”二字上。

文化日历的出现,让纸质日历又重新回归人们的视线之中。与指导“宜嫁娶”、“忌动土”的皇历不同,也与纸张粗糙、印着生活小常识的日历迥异,文化日历无论在题材选择还是装帧设计上,都更为贴合当下读者的需要。最先带动文化日历热潮的《故宫日历》,每一日搭配一张精美的文物图片,就连书中用字都集自经典碑拓;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的《本草养年日历》,从明代彩绘本《食物本草》中挑选几百种瓜果、谷物、禽肉等,按照气候递变依次呈现,食材与季节的关系一目了然。

一方面,这些文化日历往往纸张考究、设计精美,“颜值”很高,这样一来,消费者买一本摆放在书桌上,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文化品位,也很赏心悦目的事情。另一方面,文化日历主打的是文化内涵。比如,以普及汉字文化为内容的《汉字之美日历》,从汉字的起源、书体的演变以及书法的样式等方面,提炼了12个主题,每月1个主题,如“源流之美”、“吉语之美”、“书体之美”等,并在每周细分了若干个小主题。读者每天翻阅一页,不仅有美的享受,而且可以增加书法知识、文字常识等,一本读完便可大略了解汉字的演变历史。再比如《唐诗之美日历》,内容是随四季变化选取相关唐诗,加以评注,并选配涵义相近的历代传世名画。尤其是二十四节气与一些传统节日,更是精心选配诗作和画作,帮助大家读诗品画,感受古代日常生活的节律,这样的日历摆放在家里,简直就是一种艺术品,自然深受消费者喜爱。

进入新世纪,文化日历更是一路走红。成为某种文化品牌的周边产品,是一种文化产业的衍生品。每年临近年终岁末,多家出版社纷纷推出明年的文化日历,更准确地讲就是日历图书。它们或配以名家书画,古朴隽永;或辅以唐诗宋词,韵味绵长;或手绘博物图谱,可识鸟兽草木之名。一些设计精致、印刷考究的文化日历,销量甚至超过畅销书。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最畅销的文化日历年销量可以达到近30万册,许多文化日历的年销量达到5万册以上,远超通常只能发行三五千册的普通图书。当《红楼梦日历》成为“2015年度中华书面读者最喜爱的十佳好书”之一的时候,就连出版社也感到很意外,文化日历真正成了不是图书的图书,消费者对文化日历的喜爱程度无以伦比。

《敦煌日历》,堪称文化日历的代表。它分建筑、尊像、经变、飞天等12个专题,每个专题开篇有精炼的文字引导。以“日历”形式,每日一幅有关敦煌石窟建筑、雕塑、壁画之精品图片,特别是日历中所有的“日”字和数字字体均取自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文献。这已经不是一本日历,而是敦煌文化浓缩版的百科全书。这样的一本日历,甚至已经具备了收藏价值,而即便是我们在随手翻翻之间,也能够将敦煌这一座艺术宝库神游殆遍。

而随着“日历书”最近几年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市场形势日趋火爆,市场上出现的“日历书”品种也越来越丰富,所涵盖的内容也越来越广泛,可以满足不同消费者个人品位和文化需求。尤其是一些看似小众化的“日历书”,因为满足了特定消费者的心理诉求,引起了消费者情感共鸣和价值认同,甚至开始有了自己固定的粉丝和拥趸。

很多文化日历都体现了一定的社会责任感,也引发了当代人的情感共鸣。比如受到无数网友追捧的《单向历》 ,最初只是新媒体“单向街书店”微信公众平台的一个创意文案,编辑团队原本是想在2015羊年春节期间,以传统日历的形式呼吁忙碌的人们回归当下,没想到一经推出,就受到网友的强烈关注与欢迎,最终以电子和实体日历两种方式出版发行。

演员姚晨在转发了一则关于《单向历》的微博后评论:“古朴雅致,一见钟情!想念一页一页撕去日历的感觉,好似日子一天一天触手可摸。 ”文化日历就是在帮助我们“记日子,看日子,过日子”的同时,也让我们的日子多点文化味,这自然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对于有关出版机构而言,此举也可谓达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日历书”,每天细看一页,却可以或给我们一个小小的启迪;或给我们一份久违的感动;或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心情,平凡的日子也因之而被赋予各种色彩和韵味。每天细看“日历书”,就像进行一处神圣的时间仪式,纸张细阅时清脆的微响,唤起我们对每个明天的美好期待。愿你翻过的每一个日子,都装满值得回忆的时刻!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绝大多数人的日子都是琐碎而平凡的,但是家里的书桌上、茶几上摆上一份飘着油墨清香、包涵文化韵味的“日历书”,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人们缺的不是日历,而是文化。有一则文化日历的广告这样说:“如果你没有时间阅读一本完整的书,那不妨利用碎片时间,每天花5分钟看看日历,用365天来熟悉一个新的知识领域。”每天瞥一眼文化日历,人们多数时候或许并不是为了查找今天是何月何日,而是借此放松身心,感受一丝自在与闲适。在某种意义上说,文化日历的实用价值已经微乎其微,其属性其实更接近于以时间为核心概念的工艺品。正因此,有很大比例的文化日历成为馈赠亲友的新年礼物。即使选择自用的读者,因为这些日历印制得实在太精美,很多人也不忍心在书页上留下任何字迹。

从几年前《故宫日历》的一枝独秀,到现在《红楼梦日历》、《汉字之美日历》、《唐诗宋词日历》、《中国诗词日历》、《传家日历》、《敦煌日历》、《物种日历》、《生肖日历》、《单向历》等60多种,让市场的归市场,文化的归文化,一本小小的日历也可以折射出社会生活的百态。新年刚过,春节又至,给亲朋送“日历书”,与其说是送新年礼品,还不如说送文化韵味;翻日历,与其说是一种生活习惯,还不如说是一种文化陶醉;文化日历,与其说是让人们生活美成诗,还不如说使人们的生活品位提升!


Copyright ©2004-2017 应县人民政府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山西省朔州市应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山西省朔州市应县电子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349-5022808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公安部网络违法案件举报 晋ICP备08001813号 网站标识码 140220002 晋公网安备 14062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