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县信息
应县信息
第789期第四版
你在河畔等我 来源:《应县信息》  日期:2018-11-06  上传整理:李彦君

□安培艳


清清的小河在你身旁轻轻地唱着,恋曲似的,摇篮曲似的,小河把山里野花的梦儿山里松树的气息山里人家的故事一点一滴地讲给你,絮絮地,日夜不停地讲。你微笑着静静地听,不惊诧更不厌倦。 

山的怀抱宽阔又温馨,你安心躺在它的臂弯中。秋已深,阳仍暖,你眯着眼继续听小河的歌。竟然有另一种歌,一时铿锵,一时婉转地从河水的低吟浅唱中清晰浮起。杨六郎正排兵布阵,穆桂英要挂帅出征了,孟良焦赞在策马奔驰了吧……晋剧团把千年往事拉回舞台上,穿红着绿的将士莽靠长翎,威风凛凛。

烽火台下谁家燃起了秸秆,恍惚间烽烟直起,战马嘶鸣。烟散后,天空仍蓝得清柔,纱稠样的柔,扯一片做长衫最好。蓝纱稠悄悄笼着蜿蜒在翠微山上的长城。明长城,还是战国时的长城?都有吧,总有些东西比朝代长寿得多。

北楼,山北的戍楼吧,这里是军事要塞,也曾是经济重镇。守着北楼口关隘的,除了北楼口,还有一个北楼村。北楼村习惯了为北楼口驻军做前哨,不张扬更不喧哗,退居一隅,默默凝望,尽职尽责。

在战乱迁徙中,霍家两兄弟定居于此,没有留下家谱记载老祖辈或辉煌或黯淡的事迹,也许,正因此,他们在这里扎下了深深的根,一代代霍家儿女就把北楼当作自己永久的故土,耕耘着,守望着。几头驴在金黄棒子已收回院子的玉米地里悠闲地逛着。

今天的晋剧在去年新建的涂了明黄色涂料的高大舞台上演出,彩绘的龙形图案随舞动的甩袖和剑戟,好像也在游弋似的。我还是去了旧的乐楼,远远就被楼顶盖瓦流畅的曲线吸引。一株枸杞从高墙缝中挂出,枸杞饱满的红浆就要溢出来。它的种子是什么时候落在乐楼细细的裂纹中呢?

石头台阶、木柱都还在,只是当年的彩绘已荡然无存,只剩一些暗迹,告诉我,它原来也曾穿戴着华贵的服饰。西墙上有毛主席语录,有村中流传的谜语,从书法角度看,字迹圆润饱满,值得观赏。让我久久仰视的,是屋瓦下东墙上的砖雕艺术,神秘华贵。乐楼、庙宇,是一个乡村文化的承载者,北楼村的乐楼也不例外。

乐楼也是一个村子的文化中心,紧挨着乐楼的民居,那就是村中最令人艳羡的房子了。坐在炕上就能听戏,站在屋顶就可把唱戏的看戏的戏场上卖瓜子卖糖人卖“急毛猴”的小贩统统纳入眼底,好不畅意。曾住在乐楼东五孔窑洞的是哪户霍家人,院里还有在秋风中挺立的玉米秆。一棵大叶杨,虎头虎脑的,叶子绿中带黄,黄中泛红,让荒废的院子热烈生动起来。乐楼西,秋风秋草中有更多的院落寂然无声,乐楼沉寂,它们也沉寂。谁曾从菱形的或方格的门窗眺望过外面的世界,那个眺望者老早就不住在这里了。屋顶长草,满院枯草,就连巷子里也是野草漫生,牵牵连连了。有那尖尖的,头部又伸出两个触须的草籽,更是急着扎人的衣服,想被带出外面的世界,它们在这里等待太久了。

石头,被河水亲吻过,也被岁月打磨过,细润坦然地砌在一起。这石头墙,曾消耗了霍家男人女人多少心血呀。窄窄长长的石头巷,走出一位眉眼生辉轻语缓笑的女子,她身上刺绣惹蜂蝶的衣服,就是扯下了北楼天空的蓝丝绸做成的吧?墙里草丛中开辟出的一畦爆头白菜就是她种的吧?一棵老杏树,恣意伸展胳膊,红黄相融的叶片从墙头探出来,碰触了她的面颊。

古村外还有更古老的呢。这里是北楼口关隘前哨,在这千年烟尘中,难免有金戈铁马的冲杀,难免有为了保卫这片土地而英勇献身的将士们。坡上,有十二座封土古墓,据说是汉代的。其中一座被盗了,盗洞明显,墓中古砖散落于地面。砖是长方形的,较薄,每块砖的一个横面,都有横条纹。传说光武帝刘秀头秃,他不要秃,那时的墓砖就用条纹代指茂密头发。盗墓人盗走了什么?留下了两个大肚上绘有几何波浪纹的陶罐,没有彩釉的古朴陶罐。其它几座墓静穆着,不说话。去找专家鉴定呀,我们怂恿村书记,他笑笑,会的,会有人来看望它们的。他用铁丝把这片墓地围了起来,他号召村民在墓旁山坡栽了松树,松树苗还小,但过几年,不就长茂盛了嘛。

这里新栽了松树,还在附近的山坡上栽种了各种果树,水也过来了,电也过来了。明年就有能挂果的树了,一千多亩果树呢。将来要盖一些小木屋,欢迎人们来采摘,采摘累了,可以在小木屋休息,甚至住下来。现在已建了一个亭子,上好的石材,沁凉光润。坐在亭子上,可望山观树。还可望见稍远一点的“六郎疙瘩”,当年杨六郎屯兵处。还可看见中和村。北楼村和中和村原是一个村子,洪水肆虐时,洪水从村中呼啸而过,把村子一分为二。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今天的北楼村人紧挨着旧居建了新房子,村委办公地点也由旧乐楼对面东迁。扭秧歌的妇人紫膛色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也许她们刚刚脱下掰玉米穿得粗布衣服,换上了亮丽的秧歌服。她们的男人正把小杂粮归仓,小杂粮加工厂很快就会运行,他们会给小杂粮注册什么品牌呢?李凡书记说得好,脱贫不是终点,是起点。

既然旧村落旧乐楼的衰败是必然,那新村的愿望蓝图也必将成真。

大婶,您在北楼村住多少年了?

四十多年了。

孩子们也在村里种地吗?

不在,大儿子跟他爹一样是泥瓦工,小儿子在北京搞建筑装潢。都结婚了,在城里有房有车,花了一百多万呢。就我一个人在村种地。

全家都种庄稼的人家,收入就不行了吧。

也好呢,一年也能收入个五六万。你们别忙着走,在我家吃酸豆腐、宽粉条,还来得及擦山旦丝,炸油糕。

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来赴你之约。你在明媚阳光下等了多久,才在我多次与你擦肩而过后,在这个秋日,遇见今天的你。

金黄的月亮越过翠微山,抚照小河,河水泛出银色的光泽缓缓流淌。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多年后,当你杂粮远销果香晕醉季节的时候,你还在河畔等我……


Copyright ©2004-2017 应县人民政府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山西省朔州市应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山西省朔州市应县电子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349-5022808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公安部网络违法案件举报 晋ICP备08001813号 网站标识码 1406220002 晋公网安备 14062202000008号